厕鬼

唐•段成式《酉阳杂俎》前集卷一四: 厕鬼名顼天竺(一曰玺)。

又有“肃霜之神”,应 亦厕鬼之属,见该条。◊按:厕溷所在多为幽僻之 处,鬼物易藏于此。唐代言厕鬼祟人者,以李赤最 为典型。

柳宗元有《李赤传》:李赤,江湖浪人 也。尝曰:吾善为歌诗,诗类李白,故自号曰李 赤。游宣州(今安徽宣城),州人馆之。其友访 之,见赤方与妇人言,谓友人曰:“吾将娶之。” 友大骇曰:“足下妻固无恙,安得有是!”有间, 妇人至,又与赤言,即取巾经其脰,赤两手助之, 舌尽出。其友号而救之,妇人解巾走去。赤怒其 友,以为败己好婚。赤乃作书,封讫,如厕,久, 其友从之,见赤抱厕瓮诡笑,势欲下溷中。友倒曳 救之,赤又怒曰:“吾已升堂面吾妻,堂之宏大富 丽,椒兰之气,油然而起,顾视汝之世犹溷厕也。” 后赤屡人厕,倶为人救。后守者稍怠,赤复人厕 中,死已久。

又《独异志•补佚》亦载李赤事, 大致相同。而《太平广记》卷三三七“李咸”条 引《通幽录》,事亦相近,而名则为李咸,且未死 于厕鬼之手:太原王容与姨弟赵郡李咸,永泰中之 荆襄,次邓州(今河南邓县),夜宿邮厅。三更 后,王忽见厨屏间有一妇人招手以挑之。王生乃佯 寐以窥其变。俄而李子起就妇人,携手出大门外。 王生潜行觇之。二人言笑殊狎。须臾,李独归,人 厨取纸笔作书,又取衣物等,皆缄题之。封衣毕, 置床上却出。遂出,与妇人语,把被俱人下厅偏 院。既入食顷,王生往视,正见李生卧于床,而妇 人以披帛绞李之颈,咯咯然垂死。妇人白面,长三 尺馀,不见面目,下按悉力以勒之。

王生仓卒惊 叫,妇人遂走,直入西北隅厨屋中,据床坐,头及 屋梁,久之方灭。童隶闻呼声悉起,见李生七窍流 血,唯心稍暖,方为招魂将养,及明而苏。问之, 都不省记。但言仿佛梦一丽人,相诱去耳。驿之故 吏云,旧传厕有神,先天中已曾杀一客使。

◊按以 上三事,皆以厕中妇人为厕鬼,而都以帛巾绞人, 疑此厕鬼实缢死于厕之溢鬼也。但厕中之鬼并非全 为恶鬼。

明•董榖《碧里杂存》“金大节”条:金 大节者,海盐溆浦镇人。洪武初为乡老人。天下官 员三年朝觐,则人亦与焉。大节往觐,侵晓出门, 行里许,欲登厕,有鬼自厕中出,指大节曰:“此 人好一个金肚皮。”忽不见。大节甚优怖,曰: “此行必腰斩矣。”既人朝,上问曰:“今天下盗贼 平否?”耆民无敢答者,独大节抗声曰:“捕获已 尽,惟恐复生。”上异之,即擢为知府,果腰金云。

本文是否有帮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