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怪

京城里住着一个姓叶的人,与城外一个叫王四的人交情十分要好。某月 某曰,乃是王四的六十大寿,为了给好友祝寿,叶某一大早便骑驴出了城。 赶了一天的路,快到朋友家时,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叶某心想,反正离朋 友家已不太远,并不着急。忽然身后传来个声音道:“劳驾,您这是要去哪 儿呀? ”叶某回头看时,只见一个相貌雄伟的大汉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赶了上 来。叶某见其不像坏人,便将自己要去给朋友祝寿的事告诉了他。

大汉听后,面露喜色道:“王四乃是我的表兄呀,我正要去给他拜寿呢, 我们一起走怎么样? ”叶某一听原来不是外人,想着路上有个伴也没有什么 不好,便答应了。

然而叶某很快就发现,这大汉骑着一匹骏马,却每走一会儿就落在他的 小毛驴后面,他提出让大汉走前面,大汉每次都含混地答应,但不一会儿就 又落在了后边。叶某怀疑这人恐怕动机不纯,不禁提高了警惕,每隔一会儿 就回头看上一眼。当时天已经黑了,只能模糊地看到大汉的轮廓,可是时不 时地,就会有一道闪电从半空中劈下来,而借着一闪而过的电光,叶某惊愕 地发现,那大汉居然倒悬在马上,头冲着地面,双脚踏空而行,每一道闪电 劈下来,大汉就会从嘴中吐出一条一丈多长、色如朱砂的舌头与闪电相击, 四周黑气盘绕,电光赫赫,就像是在和雷公斗法一样。

叶某见状,吓得心惊胆裂,可是又无可奈何,只能强忍害怕,催促毛驴 跑快些。过了一会儿,终于赶到了王四的家,叶某急忙下驴去叫门,王四听 到老朋友的声音,便亲自出门来迎接,之后挽住叶某的胳膊拉他逬了家里, 一面忙命人置酒款待,那大汉和王四搭着话,也一同跟了逬去。

在酒宴上,叶某坐在王四身边,趁着那大汉埋头大吃的空隙,侧身问王 四道:“对面那大汉和你究竟是什么亲戚? ”王四笑着答道:“这是我表弟, 姓张,就住在京城里,是个银匠。”叶某这才稍稍放下了心,同时怀疑起自 己当时是不是眼花了。

酒宴结朿后,叶某和那大汉便一起住逬了王四为他们准备的客房6可是 躺床上以后,叶某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而且还莫名其妙地感到一阵阵的心 慌,忍了许久,最后还是坐起来要求换房,说什么也不肯和这大汉一起睡, 可大汉却也认准了叶某,说什么也不肯换。争执了半晌,王四只好让自家的 一个老仆人陪他俩一起睡,叶某也不想太为难老朋友,勉强答应了。

重新躺回床上后,叶某仍是睡不着,倒是睡在自己外侧的老仆不一会儿 便已是鼾声大作。三更以后,对面床上的大汉突然坐了起来,之后张幵嘴将 那条一丈多长的舌头又伸了出来,舌身四周遍布着电光,将整间房子映得亮 如白昼。大汉吐着长舌头,站起身几步走到了叶某的床前,之后将头伸逬叶 某的床帐里嗅了嗅,顿时口水流了一地。紧接着,大汉伸出双手将那个睡得 正香的老仆人像提小孩一样地抱了起来,不多一会儿的工夫,本来身躯高大 的老仆就只剩了一地的骨头渣了。

叶某此时几乎快要被吓晕过去了,凭着最后的一丝理智,叶某大喊道: “伏魔大帝何在?! ”之后只听钟鼓之声大作,武帝关羽突然手执大刀从天而 降,径直朝大汉劈了过去,大汉也不示弱,转瞬间便化为一只足有车轮大小 的蝴蝶,扑打着双翅与关帝抗衡如此僵持了一会)L,忽然一声巨雷轰然炸响, 关帝和蝴蝶怪同时不见了踪影,叶某也被震晕了过去。

 

第二天,直到中午时王四都不见老朋友起床,便叫人将门打开,逬去后 房里却只剩了昏迷着的叶某和地上一大滩的血迹,张某和那老仆人已经不见 了。将叶某唤醒后,缓了好一会儿,叶某才将咋晚的遭遇讲了出来。王四听 后大为震惊,忙派人去京城打探张某的下落,结果等到了张某家时,却发现 张某正好端端地坐在炉前熔银,压根儿就不曾去祝寿。

本文是否有帮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