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所大明神

这个故事和爱知县冈崎市的六所大明神有关。 有一次,村民们在准备祭祀仪式时,将神社内的舞台进行了扩建。当时, 有个人用便桶提来水和泥,然后抹在墙壁上,但当时并没有人注意到。 舞台扩建好当天,一群年轻人在上面彩排舞蹈。从那夜起,就怪事连连。 舞台上经常会出现一些大的棉花或火球,在上面滚来滚去。 村民们觉得有些蹊跷,就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于是,施工时有人使用便 桶一事就被大家知道了。 到了第三天深夜,村民们聚在一起商议时,六所山一带忽然响起一阵阵震 天响的声音。一个右手持杨桐,左手持大蜡烛,身高三米多的巨人忽然出现在 村民面前。巨人满脸愤怒地瞪着他们。 据说,这个巨人就是六所大明神,害怕它作祟的村民们真诚地道了歉。 一般来说,神发怒都是以作祟的形式表现出来,六所大明神却直接现身, 可见它是何等的愤怒。

厄运戒坛

我曾去过四国八十八大寺院之一的高知县土佐市的清泷寺。那里安放着一 块神秘的石头,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石头上矗立着一尊巨大的佛像,旁边还 站着一位奇怪的老太婆。 老太婆让我交一百日元,我便给了她。她领我进了一处秘密通道。-洞内一 片黑暗,走了一会儿之后,我透过昏暗的光线看到一尊佛像。我正仔细端详时, 忽然有人抚摩我的后背。我回头一看,是刚才的那位老太婆。她用手从上向下 抚摸我的后背。我觉得有些奇怪,老太婆停了下来,然后说:“这样厄运就被赶 走了。” 老太婆告诉我出口在哪里,我急忙跑了出来。 当时,来这里参拜的人并不多,让我有一种可怕的感觉。老太婆从出口出 来后,若无其事地站在刚才的地方,等待下一位游客。 我总觉得老太婆是妖怪,就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虽然什么事都没发生, 但我有一种神秘的感觉,后来就下山了。

哞哞殿

这种神是人们在信仰田神之前所信奉的一种“牛神”。 在萨摩半岛的加世田市(今日本南萨摩市),收割完水稻的旧历十月亥日, 人们会祭祀一种被称作“哞哞殿”的牛神。 举行祭祀仪式时,人们会在水田竖起一捆稻草。孩子们围着稻草转圈,并 高唱着“哞哞,旱田好,水田好,种一升,打十三袋”。他们嘴里还叼着一种 类似牛舌的年糕,大家互相拉扯。 据说,这是一种庆祝丰收,并祈求来年顺遂的祭祀活动。“哞眸”指的是 牛的叫声。SP,孩子们变成了牛神。 据说,在那一天的深夜,有的地区还会举行一种叫“丑时参”的祭祀田神 的活动。 九州地区到处都祭祀着牛神。熊本县天草市五和町御领祭祀的牛神,到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会走家串户,发出“窸窸”的声音。如果有人听到这种声音, 第二天就会有人去世或发生火灾。这样看来,牛神会告知人们即将发生的灾难。

波塞神

波塞是鹿儿岛县的吐噶喇列岛、恶石岛传说中的一种精灵。 它会在盂兰盆节结束的七月十六日这一天出现。 扮演波塞的都是年轻人,他们头戴面具,身穿蒲葵叶。 虽然这些都是手工制作的,但不知为何,年轻人装扮成波塞的过程中,绝 不能让妇女和儿童看到。 在人称“台拉”的墓地附近的广场上,当盂兰盆会舞结束之后,波塞会手 持人称“波塞马拉”的一米左右长的棒子登场,去追赶或吓唬妇女和儿童。 “波塞马拉”的一头沾有红色泥水,有驱赶恶灵的作用。据说,女人沾上 红色泥水后,就会怀孕,看来并不是简单的吓唬人。 在过去,关于波塞的传说也流传在吐噶喇列岛的中之岛。但现在,只有恶 石岛上还能听到相关的传说。 类似这种祭祀来访神的活动,在南方各岛上似乎都有,如秋田的“生剥” 和北陆的“剥茧怪”的祭祀仪式。

符沙马拉

在八重山群岛的波照间岛,每年旧历七月的盂兰盆节,人们会举行一种叫 “姆莎玛”的祭祀仪式。南方特有的来访神“符沙马拉”会来参加化装游行。“符 沙”是草的意思,“马拉”则有稀客之意,总之,符沙马拉是东北地区所说的“生 剥”和“剥茧怪”等来访神的亲戚。 装扮成符沙马拉的都是当地的中小学生,他们会戴着自制的面具,手持山 棕,全身裹着蔓草。 符沙马拉原本是求雨之神,曾在求雨仪式中出现。琉球群岛的夏季干旱少 雨,波照间岛也是如此。因此,求雨活动是十分重要的祭祀仪式。 在八重山群岛的西表岛,人们将旧历六月中与水有关的壬(水的兄长)日 和癸(水的弟弟)日定为丰年祭的第二活动日,会举行召唤赤又和黑又两位神 灵的仪式。这两位神灵是保佑水稻丰收的守护神,别名“符沙马拉”。据说, 符沙马拉只是强调其水神身份的另一名称而已。

福神

岩手县紫波郡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有两名在旅店相识的男子,得知对方的妻子都临产在即。 其中一人说:“如果我妻子生的是男孩,你妻子生的是女孩,他们长大后就 结为夫妻吧。”另一人也表示赞同。两个人回到家中后,其中一方生的是男孩, 另一方是女孩。这两个孩子长大后,便依照父亲的约定结为了夫妻。 女方天生福星高照,因此家中财运亨通,进出之人也逐渐多了起来。男方 并不喜欢这样,一位老人给他出了一个主意: “你明天早上起来,用水晶弓朝仓库的屋顶射一支用艾蒿做的箭。” 于是,男子备好弓和箭,在第二天早上来到仓库旁,看到房顶上坐着一个 小老头,正在向四方招手。男子毫不犹豫地射出了箭。没过多久,他的妻子走 进仓库,刚才的那个老头也出现在里面,说: “我是福神,因为中了箭,只好离开此处。”说完就离去了。后来,他们家 穷困潦倒,妻子也离家出走了。

宾头颅尊者

此神又被称作“宾头颅神”或“抚佛”等。很多人认为,如果身体的某个 部位受疾病困扰,抚摩此神的相同部位,疾病就可痊愈。 栃木县芳贺郡益子町的西明寺里供奉着两尊宾头颅神,每一尊神像的身上 都插满了梳头用的发卡。 这可能是请愿的人用发卡代替抚摩的结果。 西方也有类似的‘‘抚佛”。由于常年遭人抚摩,有一尊圣母玛利亚像的脚 已经变得十分光滑。 埼玉县川越市莲馨寺的宾头颅神,也被抚摩的光滑无比,之后又重新粉刷 了一遍。 宾头颅神原本是释迦牟尼的弟子,曾是十六罗汉之一,神通广大,但由于 喜欢显露神通,受到释迦牟尼斥责,未被允许涅槃。

枚方的御阴神

应神天皇(270〜310)治世的时候,有一种神统不明的御阴神出现在出 云枚方乡下(今日本兵库县揖保郡太子町佐用冈平方一带)的神尾山上,残杀 路过行人,十人之中杀五人,五人之中杀三人。 此神是女神,不知从何时起,出云人开始祭祀这种神。御阴神性格暴戾, 任性妄为,路过此地的旅人都很害怕。 当时,伯耆国(今日本鸟取县)的小保3、因幡国(今日本鸟取县)的布久漏、 出云国(今日本岛根县)的都伎也三人,对这种惨状十分痛心,便将事情如实 禀报了官府。 官府立刻派出额田部连久等人去向恶神祈祷。 他们在屋形田建造了供神居住的宫殿,在佐佐山上修建酒屋,用来酿造敬 神用的神酒,祭祀御阴神。 不久,一路人马顺流而下,另一路人马施展咒法,终于将御阴神镇压。因 镇压御阴神之事,附近那条河后来被人们称作“压川”。

半平顿

很久以前,我曾去看过半平顿,地点是在宫崎县。不过,它似乎是半人半神。 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半平顿的石佛,还在那里见到了造型奇特的田神, 状如福神。 半平顿是一种类似滑稽妖怪的神,他的面前只供奉着一条鱼。 村民们谈笑风生,半平顿似乎与这种“平静”的气氛有关。 决不能轻视民间信仰,我觉得民间信仰中包含着各种未解之谜。 九州地区有很多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民间神,半平顿就是其中之一,十分 可爱有趣。 和大分的“吉四六”、熊本的“彦一” 一样,作为宫崎县家喻户晓的智慧 故事的主人公,半平顿也十分有名。

生剥

“生剥”是秋田县非常有名的一种祭祀活动,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它的由来。 当地人将它视为一种庄严的仪式。每年正月十五日的晚上,村里淳朴善良的青 年会带上一种可怕的面具,一边大声喊叫一边挨家挨户拜访。 他们会身穿一种名叫“开拉米”的蓑衣,在箱子里放一把大木刀和几把小刀, “哗啦哗啦”地摇晃。 另外,“生剥”的时候还有固定的唱词: “火斑剥了吗?剥了。” “菜刀磨了吗?磨了。” “小豆煮了吗?煮了。” 用刀子剥掉火斑(长时间烤火而生出的一种斑点),然后蘸着煮好的小豆吃, 这完全是恐吓人们。也就是说,鬼会剥掉那些整个冬季一动不动、每天只顾着 烤火的懒汉的皮,然后吃掉。 据说,秋田县男鹿市的生剥会分成三路,第一组从男鹿的本山过来;第二 组从太平山过来;第三组则会经过八郎潟的冰面过来。

鲶神

虽不清楚是否有人将鲶鱼当作神来祭祀,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都将它 看作是水神的近亲。 在熊本县玉名郡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鲶鱼属于氏神大津阿苏神社一族, 是不能吃的。一旦有人吃了,就会患上白癜风(一种皮肤病)。 佐贺县也有类似的说法,据说淀姬神社的使者是鲶鱼,如果信仰此神的人 吃了鲶鱼,就会腹痛而死。 认为吃鲶鱼会患白癜风的地方不只有熊本,其他一些地方也有这种说法。 这似乎是将鲶鱼神化导致的结果。 过去,人们认为经常地震是因为鲶鱼在发怒,当然,这很可能是因为鲶鱼 对地震前的地震流比较敏感,引起了骚动。 还有一些地方认为,如果突然捕获到很多鲶鱼,或是鲶鱼浮上水面吐泡泡, 是地震的前兆。 善于观察自然的古人们,将地震和鲶鱼联系在了一起。

岁咚

岁咚就是年神。鹿儿岛县西之岛的人们则认为岁咚是正月神的别名。岁咚 平日住在天界。 在下甑岛濑濑野浦,人们认为岁咚会在除夕之夜骑着一匹无头马,铃铛叮 当作响,降临在附近的山上,来到人间。岁咚的鼻子像天狗,模样像是一位白 发老人。 在下甑岛,岁咚至今仍会在除夕夜出现。当然,这是一种祭祀活动。家中 有小孩的人家会提前和装扮成岁咚的人打招呼,请他们穿戴好像天狗一样的面 具和蓑衣,用棕榈或苏铁的叶子做成的头发,在晚上来到家中。 岁咚会走家串户,惩戒坏孩子,要求他们改正,再送给孩子一个“岁饼”, 然后就回去了。人们认为,收下岁饼就代表孩子长大一岁,如果不收,年龄就 没有增长。岁饼就是压岁钱。 前面说到,岁咚会在除夕夜骑着无头马降临人间。在德岛县有一种人称“夜 行怪”的妖怪,也是以同样的方式出现。或许,夜行怪就是岁咚落魄后的样子。

时神

在鹿儿岛县和熊本县的南部,人们会举行一种人称“时”的活动。当爆发 传染病或是发生火灾时,村民会聚在一起举行这种活动。 人们还会在固定的时间举行这种活动,比如每月一次、一年一次或两次, 全体村民都会停下工作,制作米团或年糕,大家在一起聚餐,这种活动也称作 “时”。 在鹿儿岛县曾于郡末吉町(今日本曾于市)的南之乡和高田,人们会在旧 历四月三日这一天举行“时”,将年糕放进稻草包里,再放上筷子,吊在村子 的入口。 人们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供奉时神。时神是一种鸟,可以预测吉凶。 曾经有个人,因为没有理会时神做出的预言,被洪水冲毁了田地。 那么,时神究竟是什么呢?末吉町将乌鸦视作时神,不过,乌鸦通常被看 作是山神的使者。 所谓“时”,说的是一种祭祀仪式,因此,尽管有“时神” 一说,但实际 上这种神并不存在。

凭神

阿伊努人曾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即所有的人身上都附有凭神。因为附身 的凭神不同,人的性格才会有所差异。凭神就是人出生时,照顾自己的各种神灵, 有蛇、熊、鼬、蝙蝠和蜂等,五花八门。 凭神又分为先天附身的凭神和后天附身的凭神,既有保护人的,也有害人 的。 先天附身的凭神有时候会有几个,数量越多,人的本事就越大。同时,凭 神还能发挥守护神的职能。 另外,在后天附身的凭神中,既有保护人的,比如熊神;也有害人的,比如“可春普” 在日高沙流川一带,为了强身健体,一些体弱多病的女人会请人作法,让 自己被蛇凭神附身。 作法时,老人用捆绑行李的绳子或是削了一半的柳条做成蛇的形状,向火 神祈祷,之后来到人们丢弃谷壳的弃糠场,从守护神——蛇那里接受灵魂。然 后将其放在病弱之人的肩膀上,作法驱邪。之后,损害人们健康的妖邪就会被 蛇神驱走,蛇神变成凭神附到人身上。

烧火权现

岛根县隐岐有一座烧火神社,一直被人们奉为大海上的守护神。关于这座 神社,还有这样一个故事: 很久以前,后鸟羽上皇因承久之乱(1221年)被流放隐岐。 外出打鱼的后鸟羽上皇途中遇到风暴,进退两难。于是,上皇咏歌祈祷, 风暴就停息了,海中出现一团神火,指引着他。上皇平安返回陆地,高兴地说 了一句“大海烧藻盐,烧何?唯见藻烟冒”。忽然,一位陌生的老翁向他走了过来, 说: “您刚才吟咏的那首和歌,既然前面已经说过‘烧藻’,我觉得后面没有必 要再问‘烧何’,只一句‘烧何之火冒’就可以了。” 上皇大惊,询问他是何人。对方说道:“我长居此地,今后会继续守护这里 的船只。”然后就消失了。据称,上皇在这里建了一座小庙,里面安放了一尊 由空海雕刻的药师佛。 直到现在,每年旧历十二月二十九日这一天,海中仍会出现神火,飞进神 社内的灯笼里。

抱付柱

会津若松郊外的惠隆寺供奉着一尊古老的千手观音像,观音旁边有一根大 柱子。 这根柱子称作“抱付柱”。如果有人抱住这根柱子,就会像枯叶落地一样 毫无痛苦地去往极乐世界。从古至今,有很多老人都会来这里抱它,柱子已经 被磨得油光黑亮了。 柱子的周围挂满了梳子,据说这样做可以将自身的痛苦全部交给观音。 惠隆寺里还供奉着附有灵的女人头发,让我目瞪口呆。 看着这根历经千年、油光黑亮的柱子,我仿佛感受到了一种肉眼看不到的 无形之物。虽然无形,却充满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气”。 能够毫无痛苦地去往极乐世界,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因此还有一些名叫“嘎嘣寺”的寺院,人们参拜之后就能毫无痛苦地、“嘎 嘣” 一下赶赴极乐世界。这些寺院香火都很旺盛。

田县神社

日本人的生殖器崇拜由来已久,全国到处都有祭祀这种东西的地方。 岩手县远野市就祭祀着一个用石头做的阳具,谓之“金精神”;鸟取县的大 山町有一座神社叫“木根神社”,里面祭祀着一根木雕的阳具。 人们之所以祭祀阳具,是为了祈祷夫妻和谐、子孙满堂。 我从前去爱知县的田县神社时,吓了一跳,神社里祭祀着一个硕大的阳具。 人们祭祀的阳具形态各异,有些是用木头或石头雕刻成的,还有一些是画 有阳具的画。 自古以来,人们就认为阳具拥有“灵力”,是产子的原动力,所以备受崇拜。 说到这里,我想起一件事。有一位带我去附近街区的女司机曾告诉我一件 奇事:说是路中间有一棵怪树。如果有谁砍了这棵树,就会死掉。到现在为止, 已经死了三个人,而那棵树依旧长在路中间。我以为那棵树拥有特别的力量, 抚摸之后才发现,就是一棵普通的树。

钱洗弁天

镰仓有一处人称世外桃源的地方叫钱洗弁天。 准确地说,是钱洗弁财天宇贺福神社。神社四周都是悬崖,要通过山洞才 能走到这里,可谓是真正的“世外桃源”。 神社的院内有一个洞窟,洞窟内汩汩地冒着清水。据说,如果用这里的清 水洗钱,就会发财,因此得名“钱洗弁天”。 人的命运实在是不可思议,尤其是财运,有的人会大发意外之财,有的人 则是无端地破财,真是天壤之别。 财运不是靠道理能说得清的东西。 钱洗弁天巧妙抓住了人们的这种心理。无论股票还是现金,只要泡过这里 的水,就会三倍、五倍地增长,前来参拜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 我去参拜的时候,被烧香的香气和烟雾惊呆了,看来这里的水太神奇了。

思乃卡活动

在岩手县沿海的村子,人们将每年在正月十五日晚上前来惩戒懒人的妖怪 称作“思乃卡”。 思乃卡戴着一种可怕的木面具,走家串户,剥取人类小腿上的火斑。 当它出现的时候,会不停地晃门,或用爪子挠门。 走进家中后,它会问家中的小孩“你乖不乖……”,因此孩子们都很怕它。 在岩手县气仙郡吉滨(今日本大船渡市),人们会将逢二、五、七的年龄 定为厄年35。到了厄年,男人要戴木制面具或身穿蓑衣,扮成思乃卡。 制作面具使用的材料是在深山中发现的形状怪异的木头,不能使用普通的 木头。 这种面具能够辟邪,人们都会细心保管。 有时候,孩子也会扮成思乃卡,他们会将瓦愣纸涂上颜色,制作鬼面具。

神鹿

自古以来,人们就认为鹿是神附身的对象。在肥前(今日本佐贺县、长崎县) 的神岛上,栖息在这里的鹿都是神的使者,猎人是不能随便捕杀的。 有一名男子却不信,带着火枪闯进了神岛。 一头鹿出现在他眼前,他瞄准鹿的要害开了一枪。子弹明明打中了,但鹿 看起却并不痛苦。男子又开了一枪,鹿仍毫发无伤地站在那里。 “可恶的家伙! ”正当他准备放第三枪时,山里忽然出现了无数只鹿,将 他重重包围。男子害怕了,背起枪撒腿就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他的朋友都觉得他有些反常,就问:“在神岛上发生了什么? ”男子故作镇 定,说没什么。但大家看出他的脸色不对。在众人追问之下,他才讲出实情。 听了他的描述后,大家都叹服于鹿的神威。

地藏附身

在福岛县相马郡、石川郡一带,当有人生病或丢东西的时候,村里的女人 就会聚到一起,围成一圈,让一个小孩手持驱邪灵幡站在中间。 女人们会一起反复高唱:“南无地藏大菩萨,附身吧,地藏。” 在催眠的作用下,孩子开始抖动灵幡。此时,人们会向这个被地藏附身的 孩子询问治病的处方、能治好病的医生,以及丢失的东西能否找到等。 当地的孩子还会玩一种叫“地藏游”的游戏。 具体的玩法是:让一个孩子藏起拇指,握住一片南天竹的叶子放在面前, 然后坐下。其他小孩将他围住,一边转圈一边唱M南无地藏大菩萨”,中间的 小孩手里握着的南天竹叶就会晃动起来。 孩子们会说瞧,地藏神附身了。”接着询问东西丢在哪里之类的问题。 能够让地藏附身的不仅是小孩,有时候也可以是姑娘或老太太。

山神

无意间翻看讲谈社出版的一本名为《本》的小册子时,发现里面有一篇高 桥喜平所写的文章,题目叫“山之神”。 他在林业试验场的山形分场上班时,一位朋友曾将一块很重要的表丢在了 山里。“确实很可惜,但你还是放弃吧。”他刚刚说完,那位朋友就说广不可能。 只要求求山神,就能找到。” 于是,他带着那位朋友走进山中,来到一处山坡,朋友一边小便,一边在 嘴里说着“山神啊,我那块非常重要的表丢了,请帮帮我”,然后不断四处打量。 “看,在那儿! ”他指着大约二十米远的地方叫了起来。我心想:真是白日 做梦。但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表果然在那里。 当时的高桥喜平感觉这太不可思议了,但他觉得这并非偶然。他还记述说, 这肯定是因为感动了某种东西,所以才找到了手表。 我想,无论是山神还是妖怪,都能感应到人类的祈祷吧。

熊神

从前,阿伊努人之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无论是谁,都会被至少一个凭 神附身,最多是三个。不过,并不一定是天生被凭神附身,也有出生后被凭神 附身的情况。曾有这样一个故事: 有个女人去山上挖野菜,在山中不小心和熊(神)撞到了一起。女人吓了 一跳,看到熊神痛苦地趴在地上。她稳住心神,仔细一看,发现熊神的喉咙附 近爬满了饭团一样大的蜱虫。 女人不敢靠近,但她又不忍心坐视不管,最后还是帮熊神捉光了蜱虫。熊 神任由这个女人摆布,等女人捉完蜱虫后,它站起来消失在山中。 女人松了口气,然后回了家。当天晚上,熊神来到女人的梦中道谢,并约 定做女人的凭神。 从此以后,熊神成了这个女人的凭神。再后来,她找到了一位好丈夫,儿 孙满堂,安度晚年。 据说,阿伊努人本事的大小由凭神数量决定,凭神越多,本事就越大。

钉拔地藏尊

京都在保护历史文物方面做得十分出色,当地甚至还保留着安倍晴明的“晴 明神社”。安倍晴明被供奉在神社中,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 这里还有祭祀地狱向导小野篁的神社,里面有人偶大小的小野簠的雕像, 实在令人惊讶。不过,位于西阵的祭祀钉拔地藏尊的神社也是一处神奇的地方。 钉拔地藏尊会像拔钉子一样,拔掉人们心中的烦恼。附近的老人们日日都 来参拜。 石碑上刻有感谢的碑文,内容如下: 感谢 解除痛苦的地藏 请把您的光辉 永远地赐予我们 世世代代 那里还挂满了钉子和起钉器,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实在让人笑不出来。

夔神

在甲府盆地的东北部、大藏经寺山的东面,有一座美丽的、金字塔形的神 山一一御室山。山东麓的东山梨郡春日居町镇目(今日本笛吹市)有一座山梨 冈神社。 神社中有一座木雕,是一只奇兽,只有一条腿,外形看起来像牛与蛤蟆的 结合体。 这尊木雕七年开坛一次,作为避雷、驱邪的神灵,接受人们的祭拜。它的 名字叫‘‘夔神”。 夔是成书于中国战国时代的《山海经》中记述的一种怪兽,书中写道:“东 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7JC 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为夔……”①《国语•鲁语下》中有“木 石之怪曰夔、魍魎,水之怪曰龙、罔象……”② 夔也被看作是山爷和一本踏鞴等日本独脚妖怪的始祖。不过,山梨县为何 会祭祀这种神,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树神

自古就有这样一种说法:有一些树会成为某种特定妖怪的栖身之所,比如 榕树;有些树则是神明的寄居之处;还有一些树本身就是神灵。 在日本神话中,伊邪那岐、伊邪那美这对夫妻神在创造万物时,树神是第 二个被创造出来的,所以它的起源颇为久远。 日本还流传着一些树神化作人的模样,出现在人类面前的故事。 神社或寺院里的树神(神树)被称作“古多万”,是守护庭院的精灵。 神圣的神树是神明从天上降临到人间的必经之路,或者说是神明在人间的 暂居之所。 这种神树的特征是,树干分为两到三枝,能够发出神灵的感应。 神社内的树和人们当作山神来祭祀的树,都是神树。这种神树上栖息的精 灵就是树神。

川仓地藏堂

小时候,经常在路边看到一些小的地藏堂。走在静谧的林间小路上,忽然 遇到一座地藏堂,心情会不由得放松下来。 地藏堂中最受人们推崇的,当属青森县金木町(今日本五所川原市)川仓 地藏堂。人们认为在地藏堂祈祷后,能够拯救自己脱离悲伤和苦恼,所以从生 前到死后,人们希望地藏堂能满足自己所有的愿望。图中还有身穿军装、头戴 军帽的人偶,大概是有人在供养死于战争的儿子吧,好像儿子真的站在那里。 本堂的一旁立着一尊巨大的地藏,脸上带着一副任何愿望都能满足的表情。 松树下有一位似乎刚从恐山出差归来的老婆婆,为大家讲述着亡者的世界。 看她那自信的表情,让人产生一种搞不清自己是在阳间还是阴间的错觉。 在地藏堂看到的死后的世界,仿佛触手可及,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愉快感 (也许这不能称之为愉快)。

蛤贝比卖

出云(今日本岛根县)的大国主经常遭到自己八十个兄弟(称作“八十神”) 的刁难。有一次,八十神向因幡(今日本鸟取县)的八上比卖求婚,但八上比 卖却宣称要嫁给大国主。八十神怒上心头,就打算杀死大国主。在回去的路上, 当他们到达伯耆(今日本鸟取县)手间山麓的时候,八十神说: “我们会赶出一只红色的野猪,你要捉住它。否则就杀死你。” 说完,大家将一块形如野猪的大石头烧得通红,然后朝大国主的方向推了 下去。捉住大石头的大国主被烫死了。 母神刺国若比卖怜悯大国主,便请求产巢日神让其复活。产巢日神派出蚶 贝比卖和蛤贝比卖。蚶贝比卖将蚶子的贝壳削下来烧焦,蛤贝比卖则放出蛤蜊 身体中的水,将贝壳的粉末溶解在水里做成乳汁,然后抹到大国主的身体上。 过了一会儿,大国主就复活了,而且比以前更加俊美。 有这样一种说法,这个故事是在暗示产巢日神的烧伤药方,原材料是贝壳 等,这也可以看作是最早的膏药。

牛御前

牛御前是牛岛神社在明治时代以前的通称,这是东京都墨田区最古老的一 座神社。 从前,墨田川出现了一个长得像牛鬼的妖怪,在村中狂奔乱撞,后来闯进 了牛御前,它从身体里掉出一块牛黄,然后离去。这块牛黄被作为镇社之宝流 传至今。 神社的祭神须佐之男命,又被称作“牛头天王”,它的性格像牛鬼一样暴躁, 前面说的那头怪牛似乎就是它的化身。 在一本名为《吾妻镜》的古书中,有一段关于牛鬼的记录。 建长三年(1251年)三月六日,墨田川对岸的浅草忽然出现一个像牛的妖 怪,闯进浅草寺,五十多名僧人中被它杀死了七人,另有二十四人负伤。 书中并未说明这个妖怪和牛御前的关系,但它很可能就是牛御前的荒魂(一 种能作祟或带来灾难的神灵)。 位于京都市东山区祇园町的八坂神社,也供奉着牛头天王,它被视为能防 止瘟疫的神,还作为须佐之男命的荒魂被人们敬畏地奉为“祟神”。

无垢神

在爱知县南设乐郡凤来寺村(今日本新城市)一处人称“凤之久保”的山谷, 那里有一片白天都阴森恐怖的森林。 一天,有四五个从岩谷来的樵夫走进这片森林,发现了一棵巨大的老榉树, 一片树叶都没有,他们就用未干的木柴塞满老树,然后将其点燃。 第二天早晨,他们若无其事地来到化为灰烬的老榉树旁。大家都闻到一股 难以名状的腥臭味,还看到了一些牙齿和骨头。有个樵夫说:“咱们烧掉了可怕 的东西。”然后大家就赶紧逃命了。从那天晚上起,他们就发起高烧,卧病在床。 他们痛苦的样子犹如大蛇在翻滚。村民们怀疑有东西在作祟,就请来凤来 寺的一位僧人。僧人看到樵夫们的样子后,说: “这是一条修炼了千年的蛇在作祟! ” 于是人们将老榉树的灰烬装进石棺。凤来寺的僧人赐予了这条大蛇“净障 无垢大明神”的神号,然后隆重地祭祀起来。 每年在盂兰盆节这一天,岩谷的人们一边唱着“纳入凤之久保之根本,如 今乃是无垢大明神”,一边祭祀无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