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

僵尸这种妖怪虽然名气很大,但其出现时间却很晚,一直到了清代才有了 关于各种僵尸的说法和传说,之前的历史上是不见有这种怪物的o

僵尸种类繁多,仅《子不语》里就记载有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 僵等等,但无论是哪种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身上都长满了毛。上面紫、 白、绿这些前缀指的正是僵尸身上那些毛的颜色。至于这些毛的长度,有的 说是像裘皮一样,只有短短的一层,有的则说足有一尺来长,简直像蓑衣一 样蔚为壮观。

而关于僵尸的形象,除了长毛以外,还有就是眼窝深陷,身体僵硬,枯 痩如腊,只在夜里出没,双眼还会发出幽幽的光来,力气也要比人大得多, 但仅限于夜里,一旦天亮后便会失去行动能力,变为一具普通的尸体。

纪晓嵐就提到,一人少年时曾经遇到过一个僵尸,最初还很英勇地想跟 僵尸搏斗,但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拳头打在僵尸身上就像打在石头上一样,僵 尸一点儿没事反而自己疼得要命。见力量实在悬殊,少年转身逃走,不想僵 F3速度奇快,几次差点儿被其捉到,幸亏路边有棵大树,少年急忙爬到了树上, 僵尸身体僵硬,爬不上去,只能绕着树不停转圈,一直到天亮后才倒在树旁 不动弹了。

后来路上逐渐有了行人,少年才敢下树察看,只见那僵尸浑身都长满了白毛,瞳仁殷红如朱砂,十指弯曲得像是铁钩,牙齿暴露在外面像是利刃一样, 不过因为天亮了的缘故,此时的僵尸已经重新退化为尸体,全然没了之前的 威风。

有的僵尸喜欢吃人肉,有的则喜欢喝人血,还有一种飞僵,据说可以进 化为飞天夜叉,每到了夜里便会飞来飞去地捉人或者损坏庄稼……如此说的 话僵尸有时可能还喜欢吃粮食或者是生活在庄稼里的小动物和昆虫之类。

但总而言之,僵尸最喜欢吃的还要数人血,有时即使是吃肉,也要顺便 把猎物身体里的血喝干,可见僵尸对血的喜爱程度。

吴江县有一个姓刘的秀才,靠在临县一户人家教书为生,清明时回家扫 墓,事情办完后便准备回去教书,头一天晚上便嘱咐妻子说:“我明天就要 出门了,你要早点儿起来为我准备饭。”

第二天一大早,其妻子便起床给丈夫做饭。刘书生家依山面河,其妻又 是去河中淘米,又是去园中摘菜,忙活了一大遭,等到饭做好时天也就大亮了。 可等妻子把饭菜都摆上桌,叫丈夫出来吃饭时却没人答应,逬到卧室里去催 丈夫也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妻子疑惑地走到床前一看,惊愕地发现床上只 剩了一具无头尸体,而旦周围一点儿血迹都没有。

妻子惊骇不已,忙跑出去叫人,可等众人赶过来一看情况,却都怀疑是 刘书生的妻子有了外遇,和奸夫合谋杀人,其妻百口莫辩。官府来人后也觉 得妻子嫌疑很大,于是便将她抓逬了牢里,但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这 案子只能是悬而未决。

过了好几个月,一天,刘书生的邻居上山砍柴,在半山腰偶然发现一座 荒冢塌掉了,露出了里面的棺材,棺木还很完整,但上面的棺盖却有移动过 的痕迹。这人怀疑是有人盗墓,便叫了一帮人来幵棺。结果等棺材一打幵, 众人发现棺中尸体的脸色竟还像活着一样,浑身都长满了白毛,放在胸前的 双手里像是抱着什么东西,人们拨幵旁边的白毛一看,竟然是刘书生的那颗头颅。

众人急忙报了官,官员到了后便下令把那头颅取出来,可是好几人围着 棺材忙活了半天,根本取不出来,最后只能是用刀将僵尸的胳膊给砍了下来, 一刀下去,胳膊里居然流出了鲜血,而等到察看刘书生的头颅时,却发现里 面已经一点儿血都没了,恐怕早就被僵尸给吸光了。

绝大多数僵尸都是没有意识的,是完全的异类,甚至比妖怪和人的关系 都要远。但有的故事里的僵尸也是有意识的,而且和活人没什么不同。

一个叫作任三的更夫,每夜二更时总会路过一座小庙,每次路过时都能 看见一个人偷偷摸摸从那庙门里出来,之后等到五更他从这条路经过时又看 到那人偷偷摸摸地逬到庙里去。如此好多天,任三以为是庙里的和尚在做什 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于是便想趁机敲诈和尚一笔。

第二天,任三准备趁那人再出门时抓他现行时,竟发现那人面容枯黑得 就像腊肉一样,眼眶也都塌陷了,肩上挂着褡裢,走路时里面还有窸窸窣窣 的动静。任三心知他这些天看到的根本不是人,而是僵尸,同时也想起了这 些天里他听来的那些可怕的传闻。第二天,任三便到庙中问那里的僧人知不 知道僵尸是哪来的,僧人回答说:“庙中确实停放着一口棺材,是我师祖在 时不知谁寄存在庙里的。”任三怀疑那僵尸就是棺材里的那位,却又不敢肯定, 便把这事对自己的朋友们讲了,其中一个朋友就对他说:“我听说僵尸最怕 红豆、铁屑和米,可以每样买上一些,等到夜里二更僵尸出门后,便把这些 东西撒在他的棺材四周,他不就不能回去了吗? ”

任三觉得这方法不错,第二天夜里,等到那僵尸走远后,便趁机逬到了 庙里,一番搜索后发现空地上的那口棺材的棺盖已经被掀幵了,里面空空如 也,尸体巳经不见了。任三立即行动,绕着棺材将三样东西密密地撒上了一圈, 之后就又回到了自己住的更楼上。

五更时,辗转反侧的任三就听见楼下有人怒气冲冲地喊“任三”,任三 试着问对方是谁,那声音答道:“我是长眠在寺庙里的那人,因为没有子孙, 巳经太久没受过祭祀,实在难忍饥饿,所以才夜夜外出谋食。不想而今被你 小子陷害,不能返回棺里。这样下去我就要死了,你快点儿起来,把那些红 豆铁屑都给移走! ”

任三一听竟然是僵尸找上门来,吓得根本不敢回答,于是那个声音又喊 道:“我跟你有什么仇.何苦要如此为难我?! ”任三则暗想:“我帮他把东 西都移走了,他逬到棺里之前必然会先杀我报仇,那时候我岂不是逃都逃不 掉! ”于是无论下面怎么喊,他就是不回答。

后来天逐渐亮了,僵尸先是哀求,而后改为咒骂,之后就没动静了。天 完全亮后,有从楼下经过的人看见尸体倒在门外,急忙报了官。后来将事情 弄明白以后,便将僵尸放逬他的棺材中一起烧掉了,那之后可怕的传闻才逐 渐消失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