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心猿

舍心猿

会稽有一个姓杨的老翁,家中十分富有,在全郡中都堪称翘楚。一天, 老翁忽然得了重病,躺在床上不停地呻吟,仿佛没剩几天活头了一样。老翁 有个儿子叫宗素,对老父亲向来很孝顺,自从老父得病后,便一直想方设法 为其医治,甚至不惜倾尽家财四处寻求名医。

 

后来有一个姓陈的书生给宗素出主意说:“令尊的病恐怕是在心上,纯粹

是因为财产太多,原本的心巳经完全被利益所侵蚀,要不得了,除非是吃一颗 别人的心,要不然很难补得回来。不过这人心该怎么得,那就不是我所知道的 了。”宗素一想,这人心根本不可能得到,不过若是诚心礼佛的话,大概多少可 以缓解一下老父的痛苦,干是又是找僧人为老父念经,又是花钱雇工人铸造佛像, 并且时不时还会亲自带上吃的去寺中斋僧。

一天,宗素又挎上竹篮,带着斋饭去建在山上的一座寺中施斋,中途却 意外走错了路,他沿着小道走了一会儿,忽然望见前方的山岩下有一座石龛, 石龛中坐着一个老和尚,身体枯瘦如柴,容貌衰老得已辨不清年纪,袈裟巳 经烂成了一堆碎布条,一动不动地趺坐存一块大石头上,宛如一尊雕像一般。

宗素认为这和尚一定不一般,于是便对其施礼道:“敢问尊师是何人?为 何独自身处在这深山之中,把人迹罕至之地当家,身边也没有仆人,难道就 不怕山里的野兽会伤害您吗? ”

老和尚听到有人说话,缓缓睁幵眼睛,盯着宗素看了一阵儿,才慢悠悠 地说道我俗姓袁,袓辈居住在巴山,后代子孙则散居于各地的山谷之中, 不过也全都很好地继承了先辈的遗志,甘愿藏身于林泉中当隐士。我辈因为 极为善于吟嘯,有些喜欢写诗的人对于我们这点特别赞赏,于是便经常将我 们写逬诗里,渐渐地我们也就稍微有了些名气。还有孙氏,那也是我的族人, 只不过他们多喜欢攀附于豪门大族,又因为善于戏谑,所以时常能在市场里 见到他们的身影,每每随意做些把戏,都可以让人获利不少。我则唯独喜好 佛家,所以便从凡尘俗世中脱身出来,隐居在此穷山僻谷之中已经很多年了, 时常倾慕佛经里佛袓舍身饲虎的壮举,可是我在这石头上坐了这么久,却始 终不见有虎狼来吃我,若是有的话,我一定会欣然让他们吃的。”

宗素听罢,想起老父的病来,忙对老和尚道:“师尊真是得道高僧呀!甘 愿舍弃自身而去喂饱野兽,真可谓至仁至勇了!弟子之父也巳经生病几个月了,想尽各种办法都无法治好,弟子侍奉在旁终日忧心忡忡,夙夜难寐,却

苦于没有医治的办法,终是无可奈何。幸而前几曰有一个大夫对我道:‘这 是心上的病,除吃掉别人的心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尊师既然甘愿葬身于 虎狼之口,只为让它们填饱一顿肚子,那何不将生命施舍给他人,让其得以 继续生存下去呢?愿尊师考虑考虑吧! ”

老和尚很爽快地回答若是如此的话,倒也符合贫僧的理想。施主今曰 为了老父亲而来求贫僧,贫僧岂有不答应的道理?而且我这一把老骨头与其 去喂了老虎,哪里比得上救人一命呢?只是今天我还没有吃饭呢,施主能不 能让我吃顿饱饭再死? ”

宗素见老和尚答应了,心中欢喜不尽,一面感谢着老和尚,一面忙将自 己带的斋饭放到了老和尚跟前,请其享用,老和尚也丝毫不客气,将整整一 篮子的饭风卷残云般吃光了,之后擦了擦嘴对宗素道:“既然我已经吃饱了, 理当兑现对施主的承诺,不过在这之前,请让我先拜完四方吧。”说着整理 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后从石龛中走了出来,像模像样地首先冲着东方跪了 下来,恭恭敬敬地叩拜。拜完后刚站起身,老和尚就忽然蓦地跳到了一棵大 树上,宗素还以为这老和尚道行深厚,惊叹不已。

老和尚站在树枝上,高声对宗素道:“施主刚才想要什么来着? ”宗素回 答:“想要活人的心,用来治我父亲的病。”老和尚又问:“施主想要的贫僧 巳经许给你了,而今我想要先讲一段《金刚经》里的道理,施主可愿意听? ” 宗素道:“弟子向来尊奉佛家,今曰有幸得遇尊师,怎么敢不听呢? ”老和尚 于是对宗素道:“《金刚经》有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照此说来,施主你想要取贫僧的心,自然也是不可得呀。”说罢,老和尚转 眼化作一只猿猴,跳跃嘯叫着跑了。

发表评论?